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三十二章 双管齐下

时间:2018-06-22
星期四下午,侯龙涛带着赵振宇到了位于海澱区小月河路的北京联合大学文理学院(已更名为应用文理学院)。开着车在附近转了转,终于找到了一家游戏厅,门前停着不少自行车和一辆墨绿色的丰田佳美。
  两个人刚要下车,就见几个女学生从里面走了出来,「陈曦,等会儿。」一个男孩儿跟了出来,正是施小龙,「你回家跟你姐说一声,我这週末得陪我妈去一趟上海,就不找她了,下星期我再约她吃晚饭。」
  「你不会自己给她打电话啊?」一个女孩儿回答着,看来她就是陈倩的堂妹陈曦,真的很漂亮,眉宇间和陈倩确有几分相像。「你现在不是住在她家嘛,我懒得打电话了。」「那你怎么谢我?」「改天请你吃饭。」
  「小龙,你他妈快点儿。」屋里有人大叫。「来了。」施小龙应了一声,又对陈曦说:「先这样吧。」转身又进了游戏厅。「那小子就是施小龙。」侯龙涛给赵振宇指了一下,「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放心吧,涛哥,保证把他搞定。」赵振宇说完就下了车,走向游戏厅。
  看着陈曦和几个同学分手了,骑着车拐进了一条小马路,侯龙涛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脚下猛的一踩油门追了上去。说是条小马路,真是不假,刨去两边狭窄的人行道,中间连两辆夏利并行的空间都不够。
  宽大的SL500以中速超过了陈曦的自行车,稍稍向边儿上一打轮儿,车尾别了自行车的前轮儿一下。「啊!」车外传来女孩儿惶恐的尖叫声,紧接着就是自行车倒地的声音。侯龙涛从反光镜里看得清楚,陈曦的右脚踝在马路牙儿上硌了一下,估计伤的不轻。
  立刻把车停下来,侯龙涛酝酿了几秒钟感情,换上一张焦急和抱歉并存的脸孔,下了车,快步走到还坐在地上的女孩儿身前,「小姐,你没事儿吧?真是对不起。」说着就把自行车扶了起来。
  「你怎么开的车啊?」红颜薄怒,说不出的娇媚动人。侯龙涛都看呆了,在远处还没觉出来,离近了才发现陈曦竟有着不下于陈倩的美貌,一时间有点儿说不出话来。
  女孩儿抬起头,刚想继续埋怨,突然看见一个长相斯文俊朗、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表情显然是被自己的美丽所震慑了。不到十九岁的陈曦还是少女情怀,心中一羞一喜,红着脸低下头,小声说:「喂,在……在跟你说话呢。」
  「啊,」侯龙涛这才回过神儿来,赶紧弯腰拉住陈曦的胳膊,「实在是对不起,我不该开车时接电话的,你有没有伤到?我扶你起来吧。」「好像没什么事儿,啊!」女孩儿刚站起来,脚踝上一阵刺骨的疼痛,身子一晃,摔进了男人的怀里。
  「怎么了?」侯龙涛抱住她,关切的问。「呀!」陈曦发觉自己的脸贴在了男人的胸膛上,羞叫一声,双臂一推他,算是挣脱了他的怀抱,可脚踝上立刻又是一疼,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女孩儿还没来得及惊叫,侯龙涛已经上前两步,左臂揽住她的肩膀,右臂环抱在她的腰肢上。
  「小姐,你大概是伤到骨头了,我送你去医院吧。」两人的脸挨得很近,都能感到彼此的呼吸。陈曦虽然羞赧难当,却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只能轻轻的点点头。她以前也有过男朋友,不是第一次被男人抱,可现在对方是个陌生人,还是这种只在舞台剧里才见过的姿势,但不知为什么,心中并没有觉得不能接受。
  「我看你是没法儿走路了。」侯龙涛的右手离开她的腰部,左臂稍稍向下一沉,右臂一抄她的腿弯,就把女孩儿横抱了起来。陈曦估计他并没有恶意,也就没挣扎,只是搂他的脖子也不是,扶他的胸口也不是,只好难为情的把双手放在胸前,样子很滑稽。
  就算不扶着男人的身体,陈曦也没感到不稳。等到了车前,男人的双腿向下一弯,右手的两根手指一勾门把儿,车门打开了一条缝,接着右脚插进去向外一带,车门就大开了,轻轻的把女孩儿放进车里。「他这一套动作好轻巧,他真强壮,就好像我的身子一点儿重量都没有一样。」陈曦都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
  侯龙涛趁帮女孩儿锁自行车的机会,偷偷瞟了一眼SL500的尾巴,真担心已经被刮花了,男人对自己爱车的感情可不下于对女人的。这一看,才算鬆了一口气,「操,GermanMachinery,真他妈不是盖的。」Benz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车里的陈曦看着四周全套的桃木内饰,摸了摸屁股下的真皮座椅,「这车还挺不错的嘛。」又注意到了方向盘上的标誌,才意识到这是一辆高级的Benz轿车,「看他并没有施小龙那种傲气,应该不是个富家子弟,又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有钱买这种车呢?那他一定是很有本事了。」先入为主的推断让女孩儿对这个男人更有好感了,心中反而不怪他撞伤了自己……
  赵振宇进入游戏厅中,四下看了看,设备没有「云天」的好,但可能是由于地处高校云集的学院路附近,有很多大学生来玩儿的关係,气氛略微比「云天」静雅了一些。
  施小龙正和另一个男孩儿在一台「侍魂」前拼得起劲儿,不停互相叫骂着,有四、五个人围在边儿上观战。施小龙一拍机器,「服了吧?早说你丫不是对手。」看来他是赢了。「再来再来。」另一个孩子还是不服,又塞了一枚游戏币进去。
  赵振宇买了十个币,过去看了一局,知道这小子有点儿水平,但自己要收拾他还是不成问题的。施小龙的对手又败下阵来了,「下一个是谁儿?谁来送死?」半天也没人搭茬儿,他可以说是这个游戏厅里打「侍魂」打得最好的了。
  「我来。」施小龙顺着声音一看,是个小流氓打扮的小孩儿,还真不放在眼里,一撇嘴,「来吧。」赵振宇用上了百分之六十的力量,打了十五局,五胜十负,「我没币了。」
  「呼。」施小龙搓了一把手上的汗,「玩儿得不错嘛,你是第一个能连赢我两局的人,再好好练两年一定能多赢我两局的,哈哈哈。怎么以前没在这儿见过你啊?」就算赢得很不容易,他还是一样的狂妄。这也难怪,家里有钱有权,女朋友是超级美女,在游戏厅又是罕逢敌手,换了谁都会有种春风得意的感觉的。
  「我不是这片儿的,今天就是过来找人,看见游戏厅有点儿手痒痒,进来玩儿两把。你也就是走运了,要不然我肯定能多赢你几局。」赵振宇照着侯龙涛交代的话说了一遍。「呀呵,挺狂,」施小龙不乐意了,「光嘴硬有什么用,不服再来啊。」
  「没劲,挂点儿响儿吧,要不然费了半天劲,什么也弄不着。」赵振宇点了一颗烟,「你抽不抽?」「我不抽烟,你想挂响儿?行啊。」「那好,一百一局。」「你他妈疯了!?」施小龙又仔细打量了这小流氓一遍,「你丫有那么多钱吗?」
  「切,不敢玩儿就算了,找什么藉口啊,我看没钱的是你吧。」「嗨,瞧不起我。」施小龙可受不了他这种轻蔑的语气,更何况还有几个孩子在边儿上看着呢,「就他妈跟我会输给你一样,来吧。」话虽如此,心里还是有点儿没底,因为兜里只有不到二百块钱,万一失手了,连翻本儿的机会都没有……
  积水潭医院(北京骨科的权威医院)的X光室里走进一个相貌文雅的年轻人,他的怀里还横抱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美丽姑娘,不用猜也知道两人是谁了。男人将女孩儿放到照台上,「医生,拍张片子。」把急诊大夫的指示交给了工作人员。
  「帮她把鞋袜脱了,裤腿儿捲起来。」医生读完指示,又看了两人一眼,把他俩当成一对儿了。既然有了医生的命令,侯龙涛当然不客气了,坐到美人儿的脚前,把她浅蓝色的运动鞋和粉色的棉袜轻轻脱了下来。
  陈曦的俏脸红的相熟透的苹果,要她自己脱,虽说有点儿困难,但也决不是办不到。可男人在医生一说完就动手了,她都没来得及出声制止,只能低着头默许了。
  侯龙涛小心翼翼的握住那只雪白柔软的小脚丫儿,慢慢的将女孩儿的秋裤和外裤推到她肿得老高的脚踝上面,一脸的内疚,「唉,陈小姐……我……」「侯大哥,我没什么事儿的。」两个人已经在来这儿的路上互通了姓名。
  X光片的结果出来了,陈曦并没有骨折,只是轻微的骨裂,连石膏都不用打,只是拿绷带把脚踝和脚面紧紧的固定在了一起,医生告诫她右脚不可以用力,如果一个星期后还有不适的感觉,再来检查。
  美女在侯龙涛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慢慢走出医院,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疼了,主要是因为刚才怕骨头有问题,心理作用夸大了伤痛,现在知道了没有大碍,也就真不觉得有什么了。
  在送陈曦回家的路上,侯龙涛问她,「你暂时是没法儿骑车了,下星期你怎么上学啊?」「坐公共汽车呗,只不过就是得早起一点儿了。」「那可不行,万一挤车时碰到了你的脚怎么办?这样吧,以后我每天接你上下学,直到你好利索了为止。」
  「那多麻烦你呀,还是不要了,我真的没什么事儿。」陈曦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别说不麻烦,就是真的麻烦,我也得这么做。你是被我撞伤的,我至少应该负起这点儿责任来。」男人的语气很坚决,有一种不容改变的气势。
  到了公主坟附近的万家场小区里一栋塔楼前,侯龙涛停了车,「你别动。」说完就下去跑到右边儿,帮女孩儿拉开车门,又把她扶下来,「你住几层?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陈曦看了一眼表,快6:00了,估计大伯母和堂姐已经下班儿回到家了,她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今天的事儿,「有电梯,不用爬楼的。」原来她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为了让女儿接受比较好的教育,在她五年级时就把她送回北京来上学,一直住在大伯家,和陈倩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姐妹一样。
  陈家的家教很严,特别是因为家里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对男女关係的问题就更是敏感。陈曦高中时交了一个男朋友,被老师发现了,通知了她的大伯,父母还专门儿为这儿事儿请假从外地回京了一趟,当时那种被轮番「轰炸」的感觉还记忆犹新。
  大伯和大伯母曾明确的告诉过她,要交男朋友,必须得等二十一岁之后。陈倩就是在快要二十二岁时才交了第一个正式的男朋友——施小龙。其实陈曦和侯龙涛是刚刚认识,关係十分纯洁,但一是怕家里人啰嗦,二是自己心里的确是有鬼,潜意识中知道很有发展的可能,因此女孩决定不让家人介入。
  侯龙涛以陈倩下班儿的时间推算了一下,正在为如何才能暂时先不面对她而伤脑筋。现在陈曦说要自己上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了他大忙,也就没再坚持,「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的伤势突然有变化,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肯定比救护车快。」
  陈曦看着男人上了车,刚想回家,又被叫住了,「陈小姐,我都忘了问你了,你明早是八点上课吧?」「是。」「那我七点一刻来接你,还在这儿。」「啊,七点一刻在路口那行吗?」「行。」刚想把车窗关上,女孩儿补了一句,「侯大哥,你还是叫我小曦吧」……
  Benz上了长安街,侯龙涛琢磨了一下和陈曦的最后一段对话,不由的一笑,女孩儿不想让家里人知道的心思全暴露给他了,要是能瞒住陈倩最好,不能的话也没太大关係。
  开到军事博物馆时,手机响了,「喂。」「涛哥,我赵振宇啊。」「事情办得怎么样?」「照您说的,打了四十多局,输给他七百,约好了明天下午再战。」「没做得太明显吧?」「没有,没有,您交代过的,大部分输赢都只在一、两招儿之间。」
  「不错,明天你自己打车去吧,再输给他五百。记住了,你要抱怨机器不好使,约他下星期三再玩儿,然后输到四百以后就说那机器克你,拉他到『云天』,再输他六百,而且要让他赢得稍稍轻鬆一点儿。」
  「他要是不去怎么办?」「唉,什么都得我教你,你露点儿白给他看,那小子目中无人,逮着你这么个冤大头,没有不去的道理。」「是是,要不然您是大哥呢。」赵振宇的声音中充满了崇敬……
  晚上快10:30时,「云天」二楼的檯球厅里还有不少人在娱乐。「四哥,你丫真是越来越臭了,想当年你出去之前,赢我就跟切瓜一样痛快,每年夏天回来时,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都到了被我杀五星儿的地步了。」文龙说着,一桿儿把「黑八」打进了袋口里。
  「不打了。」侯龙涛坐到一边儿的小沙发上。一个「码球儿女」过来收拾着球檯,文龙揉着她的大屁股,「几点下班儿啊?」「十二点,别乱摸,别人都看见了。」「有什么关係?看我今晚不操的你叫爷爷的。」「去你的。」那个女人笑嘻嘻的推了他一下。
  「行啦,过来,过来,过来。」侯龙涛不耐烦的叫着他。文龙一摇三晃的走过来,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川妹子,前两天刚给她开了苞儿,血特多。怎么样,一会儿让她也给你找一个。」
  「不要。」侯龙涛白了他一眼,「不是我说你丫,正经找几个女朋友好不好。什么女大学生、女职员不都行嘛,别老玩儿这些不入流儿的货。还有就是你走路的姿势也该改改了,怎么还跟小流氓似的。」
  「嗨,这还不叫说我呢?你还是多说说五哥吧,没事儿就知道嫖,万一染上点儿病怎么办。」「呵呵呵,行行行,当我没说。三哥和二德子的公司怎么样?平常他们俩也不说。」「不怎么样,现在的广告公司比他妈公共厕所都多,我们又是没名气的新公司,总共也没接到几单生意。」
  「二德子他老头不是在央视挺有权的吗?他怎么不给介绍几个客户呢?」「哼哼,三哥和五个都是不缺钱的主儿,有没有生意他们也不在乎,就是在办公楼里佔个地方,天天追着那些OL玩儿呗。反正他们给我工资,我也乐得清闲。」
  侯龙涛无奈的摇摇头,「怪不得你丫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呢,过一段儿我就有个广告要做,让你们也忙一阵儿。我让你帮我办的那件事儿怎么样了?」「还他妈说呢,我这两天都带人去了,跟本就没找到人,小子连旷了两天的课,放学后门口儿也没有。」文龙没好气儿的抱怨了两句。
  「那就明天再去,明天没有,就下星期再去,直到逮着他为止。」「行啊,只要你给报销车钱和饭钱就成。」「完事儿之后,别忘了让你的人老老实实的在家呆一阵儿,告诉他们别到处乱跑。」侯龙涛恶狠狠的把烟头在烟缸里拈了又拈……
  就在兄弟俩胡侃的时候,几公里之外的地方,有一对儿姐妹正準备睡觉。屋里有两张单人床,陈曦坐在其中一张上,穿着一套画满小熊的黄色睡衣,双手拿着侯龙涛给她的名片。想起今天他触摸到自己脚上肌肤时自己那种奇异的紧张、兴奋,又想起他给自己开车门时关切的表情,心中甜甜的。年轻有为、举止文雅的男人总是比较容易得到女人的青睐。
  刚刚洗完澡的陈倩穿着一套和妹妹一模一样的睡衣,只不过是蓝色的,梳着长髮走进屋来,「小曦,脚还疼吗?你也真是毛手毛脚的,下楼也能崴了脚。」突然看见陈曦的表情很奇怪,脸上还有一抹红晕,「小曦,小曦,你怎么了?」
  「啊,」陈曦从自己的小世界里回过神儿来,发现姐姐在屋里,赶紧把名片放到枕头下,「没……没什么,我明早还要上课,我要睡了,你也早点儿睡吧。」说完冲着放在床头的一只大毛熊皱了一下鼻子,就躺了下去。
  本来姐妹俩的感情非常的好,几乎是无话不说的,但现在陈倩和施小龙正在谈恋爱,陈曦又不怎么喜欢施小龙的为人,可不想让姐姐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他,所以女孩儿也没把今天的事儿告诉陈倩。
  (有的读者一定会问,既然陈倩的父母不让她在二十一岁之前谈恋爱,怎么又会许可她选一个十九岁的男孩儿当男朋友呢。这是后话了,大家不要急。以前就因为在前面出现不是特别合理的内容,在后文中才有解释,被人说成搞笑、一派胡言,所以在此特作说明。)
  陈倩关上檯灯,上了自己的床,侧身看着月光照在妹妹的身上,「小丫头一定有事儿瞒着我,哼,长大了就不要姐姐了。啊,她不会是交男朋友了吧?改天一定把她的话套出来。」虽然跟侯龙涛的「老奸巨猾」比起来,陈倩还是太嫩了,但毕竟已是职业女性了,陈曦的心思她还是能猜到的……